聯系我們Contact us

寧夏向量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聯系電話:18609585266

    話:0951-5077009

    址:寧夏銀川市金鳳區寧安南大街ibi育成中心二期6號樓1204


新聞動態
您當前所在頁面:首頁>>新聞動態

商業創新平臺:決定企業生存的未來力量

發布者:管理員  2020-09-16 17:09:04

導讀

??不要在數字經濟浪潮中“裸泳”。新的商業邏輯下,錯過商業創新機會,相當于貽誤一個時代。企業光思考產品,變得遠遠不夠,如何避免數智化“降維打擊”,展開商業創新,才是重中之重。


 

01

 

2010年,一群沃爾瑪高管到阿里參觀時,對馬云熱情贊許道:“Jack,我們知道你生意做得很大,做得不錯?!?/span>

 

沒想到,馬云答道:“也許十年之后,阿里巴巴會超越沃爾瑪?!?/span>

 

這樣的回復令人驚愕,但沃爾瑪高管禮貌地笑了笑:“年輕人,你很有志氣?!比缓?,兩人定下了十年賭約。

 

這一年,沃爾瑪以4082億美元銷售額,雄踞全球500強榜首。世界上,沒有誰狂妄到敢挑戰這樣的超級巨擘。

 

但2016年3月21日,謎底提前揭曉。

 

 

2016財年,阿里平臺交易額達到4821億美元(約3萬億人民幣),超越沃爾瑪,成為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業平臺。

 

這是世界零售商業霸權交錯的巔峰時刻,也是人類商業史上前所未有的大事件。

 

中美兩家企業,一個線上,一個線下;一個用半個世紀成就霸業,一個十余年就攀上頂峰。

 

這個不可思議的奇跡,卻盡在馬云的意料之中:“沃爾瑪要增加1萬新客戶,要新建很多倉庫和配套設施。但對我來說,只要增加兩臺服務器?!?/span>

 

顯然,阿里并非再造了一個沃爾瑪,而是從根本上重塑了一個新商業模式。

 

這是數字經濟給商業創新帶來的新挑戰、新機遇。

 

每當數字化技術創造出新的連接方式,物理世界和數字空間的隔膜,就會遭遇一次強力破壁,進而在商業領域,進化出超乎想象的新模式。

 

 

20年前,中國人還在用“72小時網絡生存測試”的方式,探尋互聯網給生活可能帶來的改變。

 

20年后,由移動互聯網支撐的手機支付、電商網購、O2O業態,成為中國人呼吸一樣自然的生活日常。

 

新的數字化革命,催生出經濟領域層出不窮的新消費、新物種、新模式,從參天大樹到綠草如茵般大大小小的企業和商家,都將被數字化方式賦能并澆灌。

 

這種數字化創新、商業模式升維,不但是完全徹底的,更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

沒有平臺化的理念先行,沒有對“大智云物移區”(即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云計算、物聯網、移動互聯網、區塊鏈)等數字化、智能化技術的前瞻布局,就不可能實現商業模式的顛覆式創新。

 

這既是時代變革帶來的趨勢,亦是個人和企業的大機遇。

 

02

 

機遇突如其來,有時更會以危機的面目出現。

 

2020年新冠疫情,對餐飲業打擊尤甚。3月,中國連鎖經營協會調查顯示:5%的餐飲企業,現金流枯竭;79%的企業,撐不過3個月;只有16%的企業,能勉力支撐6個月以上。

 

到5月底,餐飲業累計注銷、吊銷的企業,已多達15萬家。

 

但即使這種情況下,仍然有餐飲企業扛住了壓力,并順勢而為,實現了增長。

 

湖南“一品佳”,正是這樣一家團餐龍頭企業。它每年為中國的企事業單位,提供超過2億餐次的高品質餐飲服務,且連續5年保持100%增長。

 

疫情下,一品佳原有承接的學校、企業等團餐客戶,全面斷流。

 

但因為在2019年,一品佳與用友共同構建了數智化解決方案,搭建起“小前端、大中臺、強供給”的團餐供應體系,企業不但沒有陷入困境,反而迎來了新機會。

 

 

數字化、智能化的企業新架構,讓一品佳迅速對接上新的、巨大的團餐需求:政府和醫院。

 

戰疫的危急時刻,地方政府、醫院已無暇顧及后勤管理。一品佳憑借數智化升級,得以承接大量政府、醫院的食堂后勤保障,實施“24小時供餐”。

 

一品佳董事長戴鵬在部署工作時強調:“堅決要讓戰斗在一線的戰士們有口熱飯吃?!?/span>

 

為了這口熱飯,一品佳的數智化系統,實現了精準備餐、O2O無接觸配送,并針對醫院配送,實現了一床一碼、一桌一碼的精準化。

 

 

數智化系統,讓一品佳的人、財、物、場,運轉得有條不紊。戰疫期間,僅在長沙地區,一品佳每天就送出30噸飯菜,不僅成為戰疫的一大助力,企業更逆勢成長,成功實現向“云”而生。

 

疫情期間,江鎢集團這家老國企,也面臨著10萬種物資采購斷供的問題。

 

但通過用友“友云采”,江鎢不但迅速與數百家新供應商實現對接,連最緊俏的口罩、酒精、體溫計等防護物資,也實現了快速統籌采購,有序復產復工。

 

一品佳、江鎢的戰疫故事絕非偶然,無數企業因此反思:為什么在最不利的市場環境下,這些企業依然能夠逆勢發展?

 

更多的企業認識到,數智化是開啟未來的鑰匙,企業只有探尋商業創新,才能獲得持續發展。

 

03

 

對于商業創新,企業不能只是“遙望”。

 

伴隨新的商業模式崛起,行業格局改寫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
 

2016年1月,美國舊金山最大出租車公司Yellow Cab,申請破產保護。公司總裁無限哀傷地表示:“因為一些無法控制的商業挑戰,我們正處在嚴重的財務危機中?!?/span>

 

所有人都清楚,Yellow Cab沒有做錯什么,只是伴隨Uber、Lyft這樣的互聯網新貴崛起,Yellow Cab注定被打進歷史的塵埃。

 

從古至今,商業創新都是提升商業價值和競爭力的永恒主題,其核心無非兩部分:一是在前端,不斷滿足客戶需求;二是在后端,運用最先進的技術,創造出滿足客戶需求的價值。

 

在農業時代,人類面臨的主要是商品極端稀缺。但在大工業時代,“福特制+泰勒制”孕育出驚人的生產力,將人類推入產能過剩的新階段。

 

福特汽車第一條生產線

 

此時,人的基本需求得到滿足,標準化商品難以滿足消費者胃口;企業庫存積壓,不得不求助于價格戰和過度營銷,卻越發令消費者生厭。

 

終于在20世紀90年代,極少數先知先覺的企業,探索出“大規模定制”的商業創新模式。在今天看來,這樣的模式依然很粗淺,無法真正實現“千人千面”的個性化需求,但催生出“以消費者為中心”的商業理念,已足以震撼人心。

 

當消費者需求越發多變時,商業創新如何滿足這種需求,就變得越發重要。

 

但受制于時代和技術,商業創新本就是一件相當艱難的事情。

 

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。但發明創造、成熟應用一項新技術,使其產生商業價值,過程很艱難;但好處則是,只要公司將新技術產業化,打造出精品,通常就能享受到十幾甚至幾十年的技術紅利。

 

鳳凰自行車、蝴蝶縫紉機、英雄牌鋼筆、上海牌手表……名震一時的老國貨,莫不如此。

 

這樣的年代,把產品造出來、賣出去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但在數智化時代,產品的邏輯被徹底顛覆了。

 

由于新技術層出不窮、迭代加快,不斷驅動催生出新的商業模式,導致產業風口連續不斷。

 

用友網絡董事長王文京提到,以“大智云物移區”為代表的六大新一代信息技術,成為商業創新的六大驅動力量:

 

大數據:提供海量數據處理能力,以支撐數智化;

人工智能:讓商業不光實現流程自動化,還可以智能化;

云計算:不僅提供計算力,還為社會化商業奠定基礎;

物聯網&5G:萬物互聯,連接到每一個產品、每一個生產設計環節;

移動互聯網:隨時隨地解決連接、共享、協同問題;

區塊鏈:用技術辦法,解決以前需要法律體系保障的商業信任問題。

 

產業風口,由此從團購、P2P、O2O,蔓延到直播、短視頻、共享經濟,導致的跨界打擊無遠弗屆。

 

人們突然發現,打敗康師傅的,并不是更美味的方便面,而是美團、餓了么等外賣平臺;讓單反相機無人問津的,是崛起的智能手機;讓收銀員和小偷失業的,不是老板和警察,而是微信和支付寶。

 

新的商業邏輯下,錯過商業創新機會,相當于貽誤一個時代。企業光思考產品,變得遠遠不夠,如何避免數智化“降維打擊”,展開商業創新,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

商業創新和數智平臺是如此重要,深刻決定未來。然而,并非所有企業都具備數智化能力。

 

這些企業,該從何做起?

 

對此,用友網絡董事長王文京明確提出:商業創新平臺(Business Innovation Platform,BIP),將使商業創新超越技術、商業兩道專業屏障,變得簡便化、大眾化、社會化,從而帶來技術驅動的又一個層次的商業革命。

 

所謂商業創新平臺(BIP),就是利用新一代數字化和智能化的技術,以實現企業業務創新和管理創新的綜合服務平臺。

 

回顧阿里超越沃爾瑪時,本質上,它就是自建了一個數智化平臺。

 

而一品佳、江鎢集團要實現商業創新,甚至在業務上攻堅克難時,已不需要那樣大費周章,自建平臺或鉆研技術,只需通過用友的商業創新平臺(BIP),調用平臺上的數智化服務即可。

 

這意味著,一旦登上用友的商業創新平臺(BIP),企業就能像使用“水電氣”一樣,實現財務、人力、制造、營銷、采購、金融和協同等多領域的升級或重塑,采用“大中臺+小前臺”的模式,支撐業務創新和管理創新,實現商業模式上的跨越式創新。

 

而且,成本和技術屏障極低。

 

低到什么程度?可以基于低代碼開發平臺和連接集成平臺,快速實現商業應用創新,鼠標拖拖拽拽,隨時可生成一個企業亟需的云服務、云應用。

 

如此一來,企業只需專注于行業領域的數智化應用,無需分散精力,自建一整套從服務器硬件到算法應用軟件的數智化體系。

 

更重要的是,商業創新的門檻,也從企業的高層精英普及到一線員工。對今天的企業來說,商業創新必須是隨時隨地、高頻進行。

 

04

 

2018年5月,一篇名為《騰訊沒有夢想》的文章,一度刷爆朋友圈。如今兩年過去,騰訊悄然登頂中國互聯網企業總市值榜第一。

 

從入主虎牙、愛奇藝,到重整閱文,乃至成就全球最大手游發行商,騰訊幾乎一統大文娛的半壁江山。

 

利用龐大的資本、流量和技術能力,騰訊一手扶起拼多多、京東、美團,在總市值前五的中國互聯網公司榜單上,騰訊系豪居四席。

 

一切都印證著用友網絡董事長王文京數年前的預見:未來只有兩種企業,一種是平臺化企業,一種是平臺上企業。

 

在人類漫長的商業演化史中,組織形態歷經農場、公社,變成工廠、公司,再構建成規模龐大的企業、集團,并終將進化為兼具商業和社會屬性的平臺型經濟體。

 

組織形態與組織工具、制度,可謂密切相關。

 

自然經濟下,人們只能自發組成農場、公社;大機器、大工業+流水線、泰勒制,讓工廠、公司的組織成為可能;而在企業、集團模式下,必須通過ERP這樣的數字工具,才能實現高效管理、降本增效。

 

但在數字化時代,定制越來越多、創新越來越快,人們急切呼喚的,是打破一切壁壘,讓資源自由組合、流動,并以云服務集群的形態構建發展BIP。

 

這并非“未來簡史”,而是真切發生的現實。

 

用友的商業創新平臺(BIP),正是這樣一個層層堆疊的企業生態森林。

 

 

表面上,它還是一個個由最先進數字技術堆疊、構建的企業組織;但本質上,以產品為中心的價值交換關系,正在被生態化的上下賦能、相互成就的平臺模式所取代。

 

而除了數字化、智能化屬性外,未來的商業創新平臺(BIP),終將演化出“社會化”、“全球化”、“安全可信”等屬性。

 

也就是說,平臺所打通、連接、利用的,不但是產業上下游,更將是全社會乃至全世界的資源;它所依靠的,也必然要求安全可信,否則就談不上商業創新平臺(BIP)的自主可控。

 

除了是生態平臺外,BIP還是一個服務平臺。

 

企業的本質,在于提供產品和服務。站在用友這種平臺型企業角度,一個匯聚起500萬+企業的巨型平臺,相互之間幾乎能提供所有專業的企業類服務。不論是戰略咨詢、企業培訓,還是應用開發、跨界協作,共創服務,無所不包。

 

在這樣的生態服務連接下,小前端、大平臺、云原生、超協作的創新企業,可以選擇任何適合自己的服務,便捷地開啟商業創新,并極大改變企業的運轉方式。它們前端雖小,卻在云端誕生,能調用大平臺的數字化能力,構建起全球化超范圍協作,實施令人耳目一新的商業創新。

 

像Uber沒有一輛出租車,卻成為全球最大的出租車公司;Airbnb沒有任何房產,卻在全球提供住宿服務;YouTube、Tiktok沒有制作人,卻把最精彩的視頻傳遍了全世界。

 

2017年《平臺經濟:新經濟發展引擎》報告則顯示:全球15大互聯網企業,都是平臺型企業;全球百大企業中的60家,主要收入也都來自平臺。

 

平臺構筑基礎,共享成為本質,為中小微的孕育成長提供了土壤。當超級平臺與海量中小微相連接,就建立起一種看似自發、實則自由、隱然有序的創新成長方式,并將深刻改變世界的面貌。

 

而撫今追昔,每個新的經濟強國崛起,都勢必引領一個時代的商業創新理念和潮流。

 

流水線和泰勒制,成為美國大工業時代崛起的思想象征;精益管理思維,令日本制造以其高品質蜚聲世界;ERP流程,更將現代企業的規模和體量推向巔峰。

 

從全球化的角度來看,ERP僅是基本全球化,BIP則是徹底全球化。

 

在王文京看來:“我們所說的商業創新平臺,其實核心目標只有一個,就是讓企業客戶的商業創新變得簡單、便捷、大眾化、社會化,來實現我們堅守的使命,就是用創想和技術推動商業生態系統,推動商業和社會進步?!?/span>

 

這意味著,在數智化橫掃世界的今天,以用友為代表的中國企業,得以站在全球創新的新高點、運用商業創新平臺(BIP)的新思維,推動中國企業整體性的數智化再造。

 

這必將是一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,同時也是中國孕育全新生產力和商業文明,并作出世界級貢獻的時代機遇。

上一條: 沒有了
下一條: 萬物向新 SaaS加速 聚勢而升|YonBuilder賦能開發者生態 加速驅動商業創新

關于我們|新聞動態|培訓視頻|成功案例|聯系我們

版權所有:寧夏向量信息技術有限公司  地址:寧夏銀川市金鳳區寧安南大街ibi育成中心二期6號樓1204 寧ICP備15000554號 技術支持:羽之科網絡

南粤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